看过文学作品中这些夏季美食,感觉夏天也没有那么炎热了

 

 

     入伏之后,意味着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开始了。夏天虽然炎热,但是在名家笔下的夏天却充满趣味,而且弥漫着浓浓的“香气”。夏天在老舍笔下,是一个冰镇西瓜;在梁实秋眼中,是一碗沁人心脾的酸梅汤;在汪曾祺心里,是一枚冒着红油的咸鸭蛋……

     当翻看文学作品时,我们也许会对书中关于美食的描写印象深刻,毕竟“识‘食物’者为俊杰” 。文学与美食的激荡总能让人细细品味。今天我们就来品读文学名家笔下的夏天,让我们在挥汗如雨的夏日里感受到些许畅快。

 

 
 

酸梅汤

 
 

 

     “信远斋也卖酸梅卤、酸梅糕。卤冲水可以制酸梅汤,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像站在那木桶旁边细啜那样有味。我自己在家也曾试做,在药铺买了乌梅,在干果铺买了大块冰糖,不惜工本,仍难如愿。信远斋掌柜姓萧,一团和气,我曾问他何以仿制不成,他回答得很妙:‘请您过来喝,别自己费事了。’”

——梁实秋《酸梅汤与糖葫芦》

 

 

在没有冰棍儿、雪糕的年代,喝上一碗冰镇的酸梅汤,那绝对是一件很惬意的事。酸梅汤是以乌梅为主,配以山楂、甘草、陈皮、冰糖熬制而成,喝前最好冷藏,或一饮而尽,或细品慢尝,一口下去能够感受到乌梅与山楂的酸甜,伴有微微的桂花清香和些许草药的味道。酸梅汤不仅味道可口、齿颊留香,还可以消食开胃、平降肝火。

 

 
 

咸鸭蛋

 
 

 

     “鸭蛋的吃法,如袁子才所说,带壳切开,是一种,那是席间待客的办法。平常食用,一般都是敲破;‘空头’用筷子挖着吃。筷子头一扎下去,吱——红油就冒出来了。”

——汪曾祺《端午的鸭蛋》

 

 

     记忆中的端午节,粽子和咸鸭蛋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食。咸鸭蛋又以高邮最为出名。

     如果只能喝一碗白粥,请一定要赐我一枚高邮咸鸭蛋。唯有此,喝粥才不至于寡淡,反倒能喝出一种丰盛感——这,就是高邮咸鸭蛋的“江湖地位”。

     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乡咸鸭蛋,我实在瞧不上”。关于对高邮咸鸭蛋滋味的描写,怕是很难有人与汪曾祺左右。

 

 
 

莲叶羹

 
 

 

妇联掠影